2017年冬季CHA,最受人矚目的產品,應該是Tim大叔的Distress Oxide,中文直譯,就是復古氧化印台了。

前天收到貨,腦中都是Tim大叔和珍妮佛姊姊拿這印台與噴瓶來來回回製作顏色層次的印象,這氧化印台除了將漂亮的顏色氧化成淡淡色以外,到底還能做什麼呢?

今天,我終於有動力了,第一件事,就是要將
12個印台的包裝拆掉,然後,我想用昨天的火鶴印章,做一張黑夜裡的火鶴。


我拿出MISTI,裁好黑色卡紙,用fired brick拍在火鶴的身上,噴一點水,然後蓋印。蓋下去的霎那,還真好看,但是很快的,顏料被黑色卡紙吞沒,最後只剩下一層像是螢光的影子。

….不相信…..因為珍妮佛姐姐說,她從不用復古印台蓋印,但是她會用氧化印台來蓋,她的示範影片也是蓋的漂漂亮亮、清清楚楚給我們看,但是我蓋的為何都消失在黑色卡紙中?是我的黑色卡紙不好?是我的手不好?還是我的噴瓶不好?

我繼續蓋了藍色的水,結果一樣.....

我不信邪,決定再蓋一次火鶴,結果還是這樣,蓋好的瞬間眼睛可見紅色,接著就慢慢消失。



我連續拍了四張照片,顏色的變化看的清楚可見。



我決定暫時放下我的火鶴,我裁了12張黑色卡紙,要來試每一個顏色。

我試的第一個顏色是broken china

我試驗的動作有二個,一是用印台Direct to paper,用力在黑色卡紙上刷下去;第二是用印章蓋印。

Broken china刷下去的瞬間,藍色與黑色的對比非常明顯,慢慢的,顏色一樣被黑色卡紙吞沒。蓋印也是如此。

過了很久以後,用眼睛看到的broken china已經是淺到只剩影子了,但是相機卻可以拍到比肉眼更清楚的顏色。

第二個測試的顏色是fossilized amber

剛蓋下去的黃色非常鮮明,但是很清楚的可見顏色在線條中漸漸消失…..



後來幾乎只剩灰白的影子…..

第三個測試的顏色是spiced marmalade

結果都一樣…..嗚,怎會這樣…….. 我對氧化印台的期望,落空了嗎?

氧化印台一共12色,我只試了3色就不想再試了。

我想,還有一樣珍妮佛姊姊大推的技法,就是用氧化印台來推色。好,我立刻拿出推色棒,動手來推色
….


我一推,的確可以在黑色卡紙上留下霧氣般的影子……

我心想,這樣就讓珍妮佛姐姐如此大推了嗎?忽然想到,珍妮佛姊姊一向是非常用力的去沾顏料,她的豪氣是我這大嬸無法比擬的。

但是,我決定也要非常用力的用推色棒來沾上很多顏色,再來用力推色,結果請看我的第二次刷色……的確比較清楚。

但放置一會後,顏色仍然消失…….

大家一定奇怪,為何我今天要用黑色卡紙來測試,唉,本來也沒有這個計畫,只是想用氧化印台來蓋我的黑夜中的火鶴,沒想到牽拖出這麼多…..,這純屬我個人的測試。Tim大叔說的 Dark Surface,我知道不一定是黑色,但是我剛好要在黑色卡紙上作,就試起來了。這就像是我們買鍋子,有人為了煎魚、有人為了煎牛排、有人只是炒青菜,那麼每個人對鍋子的評價,當然會是不同的。

白色卡紙,我就不試了,我想它該有的表現應該還是會有的,日後用在我做的卡片上,就知道是否如實像Tim大叔所說的一樣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Mandy's Card 的部落格

M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请问你的misti和distress ink都在哪里买的?有实体店吗?
  • 我都是在美國網站網購的。

    Mandy 於 2017/04/05 19:29 回覆